经典句子

父爱_情感美文

| 点击:

【www.pindukj.com--经典句子】

篇一:关于父爱母爱的美文美句

1、这母爱深入骨髓,融入血脉,牵动着每一颗神经。真挚深切的母爱散播在空气中,令人悴然心碎。母爱的深,母爱的醇,母爱的浓,母爱的久,令其他任何一种情感都逊色三分。

2、母爱如微弱的烛光,照亮我们生命的黎明;母爱如隐身的神明,保佑我们一生的幸福;母爱如旱地的清泉,滋润我们饥渴的身躯;母爱如海岸的灯塔,指引我们前行的方向。

3、母爱就是一生相伴的盈盈笑语,母爱就是漂泊天涯的缕缕思念,母爱就是儿女病榻前的关切焦灼,母爱就是儿女成长的殷殷期盼。

4、母爱就是一首田园诗,幽远纯净,和雅清淡;母爱就是一幅山水画,洗去铅华雕饰,留下清新自然;母爱就是一首深情的歌,婉转悠扬,轻吟浅唱;母爱就是一阵和煦的风,吹去朔雪纷飞,带来春光无限。

5、母爱是清晨的一杯热水;是出门前的一声叮嘱;是回家后的一句问候;是冬日中的一件大衣;是运动后的一条毛巾;是临睡前的一句“晚安”;是……

6、蹒跚学步的时候,是母爱成为我的拐杖,不厌其烦地鼓励我迈开成长的足迹;年幼无知的时候,是母爱成为我的鞭策,不敢懈怠地鼓励我飞向理想的天空;青春年少的时候,是母爱成为我的动力,告诉我只要耕耘就有收获,回首时要不留悔恨。

7、母爱就是一生相伴的盈盈笑语,母爱就是漂泊天涯的缕缕思念,母爱就是儿女病榻前的关切焦灼,母爱就是儿女成长的殷殷期盼。

8、母爱,如同雨天的一把伞,为我遮风挡雨;母爱,如同冬天里的一把火,为我在寒风中取暖;母爱,如同心灵的创伤药,为我安抚心灵的伤口……母爱是这世界上最真实,最纯洁的一种情感。

感到了温暖与关爱?那是世间最伟大最有力量的爱,它可以熔化一切,除去所有前进的障碍。

9、当我们思念家乡的时候,昔日母亲的呼唤给予我们心灵的慰藉;当我们身处困境的时候,母亲就是我们最坚实的感情寄托;当我们在生活中疲惫不堪时,母亲温馨而又精神饱满地鼓励我们振作……这一切都源于人间最温暖最纯洁最无私的爱--母爱。

1、父爱是一把大伞,总在有雨的天里撑着;父爱是一道光辉,让你的心灵即使濒临与黑暗也能看见光明大道。父爱是一片汪洋的大海,浓郁而深远。

2、父爱是一座山峰,让你的身心即使承受风霜雨雪也沉着坚定;父爱是我人生旅途中的一盏明灯,在我迷路时,照亮我的行程;父爱是威严的、沉默的、忧郁的、深远的。让你的思想即使沾上肮脏的污垢也能焕然一新。

3、父爱是一阵微风,父爱如山,高大而巍峨,让我望而生怯不敢攀登;父爱如天,粗旷而深远,让我仰而心怜不敢长啸;父爱如河,细长而源源,让我淌不敢涉足。父爱是深邃的、伟大的、纯洁而不可回报的,然而父爱又是苦涩的,难懂的、忧郁而不可企及的。

4、父亲的爱,是春天里的一缕阳光,和煦地照耀在我的身上;是夏日里的一丝凉风,吹散了我心中的烦热;是秋日里的一串串硕果,指引着我走向成功;是冬天里的一把火,温暖着我那颗冰冷的心。父亲的爱,无处不在!

5、父爱其实很简单。它像白酒,辛辣而热烈,让人醉在其中;它像咖啡,苦涩而醇香,容易让人为之振奋;它像茶,平淡而亲切,让人自然清新;它像篝火,给人温暖去却令人生畏,容易让人激奋自己。

6、有一种爱,它是无言的,是严肃的,在当时往往无法细诉,然而,它让你在过后的日子里越体会越有味道,一生一世忘不了,它就是那宽广无边的父爱。

7、父爱是一泓清泉,让你的情感即使蒙上岁月的风尘依然纯洁明净;父爱是一片大海,让你的灵魂即使遇到电闪雷鸣依然仁厚宽容;父爱是一缕阳光,让你的心灵即使在寒冷的冬天也能感到温暖如春。

8、有了父爱,儿童快乐无边; 有了父爱,少年底气十足; 有了父爱,青年阳光明媚; 有了父爱,中年无忧无虑; 有了父爱,老年快乐无疆; 有了父爱,一切兜风调雨顺; 有了父爱,就有了一切…… 父爱如诗,父爱似水,无声却又温暖在我身边。

篇二:懂父爱 知母情

懂父爱 知母情

——主题班会

活动目的:学会感恩,懂得感恩。

活动重点:为什么要感恩?如何感恩?

活动设想:创设情境导入话题——回忆成长懂得感恩——诵读美文情感熏陶——

——课后延伸以知导行

活动流程:

一、创设情境,引出话题

感恩是个美丽而又古老的话题,千百年来,它被万物所传承。鲜花感恩雨露,因为雨露滋润它成长;苍鹰感恩长空,因为长空让它飞翔;高山感恩大地,因为大地让它高耸;我感恩父母 ,因为父母让我知情懂礼 。在这个温暖的冬日里,在这个温馨的氛围中,让我们彼此敞开心扉,聆听彼此的心声。

初二、十班“懂父爱 知母情”主题班会现在开始。

二、回忆成长懂得感恩

1. 感恩大搜索

下面请大家一起来听一个感人的故事:苹果树和小男孩

很久以前有一棵苹果树。一个小男孩每天都喜欢来到树旁玩耍。他爬到树顶,吃苹果,在树荫里打盹……他爱这棵树,树也爱和他一起玩。随着时间的流逝,小男孩长大了。他不再到树旁玩耍了。

一天,男孩回到树旁,看起来很悲伤。“来和我玩吧!”树说。“我不再是小孩了,我不会再到树下玩耍了。”男孩答到,“我想要玩具,我需要钱来买。很遗憾,我没有钱……但是你可以采摘我的所有苹果拿去

卖。这样你就有钱了。”男孩很兴奋。他摘掉树上所有的苹果,然后高兴地离开了。自从那以后男孩没有回来。树很伤心。

一天,男孩回来了,树非常兴奋。“来和我玩吧。”树说。“我没有时间玩。我得为我的家庭工作。我们需要一个房子来遮风挡雨,你能帮我吗?”很遗憾,我没有房子。但是,你可以砍下我的树枝来建房。“因此,男孩砍下所有的树枝,高高兴兴地离开了。看到他高兴,树也很高兴。但是,自从那时起男孩没再出现,树又孤独,伤心起来。突然,在一个夏日,男孩回到树旁,树很高兴。“来和我玩吧!”树说“我很伤心,我开始老了。我想去航海放松自己。你能不能给我一条船?” “用我的树干去造一条船,你就能航海了,你会高兴的。”于是,男孩砍倒树干去造船。他航海去了,很长一段时间未露面。许多年后男孩终于回来了。“很遗憾,我的孩子,我再也没有任何东西可以给你了。没有苹果给你……”树说。“我没有牙齿啃。” 男孩答到。“没有树干供你爬。”“现在我老了,爬不上去了。” 男孩说。“我真的想把一切都给你……我唯一剩下的东西是快要死去的树墩。” 树含着眼泪说。“现在,我不需要什么东西,只需要一个地方来休息。经过了这些年我太累了。”男孩答到。 “太好了!老树墩就是倚着休息的最好地方。过来,和我一起坐下休息吧。” 男孩坐下了,树很高兴,含泪而笑??

这是一个发生在每一个人身上的故事。那棵树就像我们的父母。我们小的时候,喜欢和爸爸妈妈玩……长大后,便离开他们,只有在我们需要父母亲,或是遇到了困难的时候,才会回去找他们。尽管如此,父母却总是有求必应,为了我们的幸福,无私地奉献自己的一切。你也许觉得那个男孩很残忍,但我们何尝不是这样呢?

我们大家都是故事中的小男孩,从出生到现在,父母的爱一直伴随着我们成长,我们不断的索取,父母是尽其所能,我们接受的是那么的心安理得,此时此刻我们的心情都不会很平静,就让我们大声说出来吧!

《感恩父母》

妈妈的手粗了,她把温柔的抚摸给了我。

爸爸的腰弯了,他把挺直的脊梁给了我。

妈妈的双眼花了,她把明亮的双眸给了我。

爸爸的皱纹深了,他把美丽的青春给了我。

妈妈的话语殷切,爸爸的目光深沉 。

他们的爱就像一杯浓浓的茶,需要我们细细去品味。

如果说母爱是船 ,载着我们从少年走向成熟;

那么父爱就是一片海, 给了我们一个宁静的港湾。

如果母亲的温情, 点燃了我们心中的希望;

那么父亲的厚爱, 将是鼓起我们远航的风帆。

感恩父母中外名言

世界上有一种最美丽的声音,那便是母亲的呼唤(但丁)

慈母的胳膊是慈爱构成的,孩子睡在里面怎能不甜 (雨果)

人的嘴唇所能发出的最甜美的字眼,就是母亲,最美好的呼唤,就是"妈妈"(纪伯伦)

没有无私的,自我牺牲的母爱的帮助,孩子的心灵将是一片荒漠.(英国)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孟郊

在这个世界上,我们永远需要报答的人,这就是母亲。——(前苏联)奥斯特洛夫斯基 谁拒绝父母对自己的训导,谁就首先失去了做人的机会。——哈吉·阿布巴卡·伊芒

这是一部电影的主题曲,电影名字叫《九香》,以叙事性的手法讲述了一位农村母亲在丈夫过世后,含辛茹苦地抚养了孩子成长的感人故事,当孩子都长大成材的时候,母亲却患上了绝症。《懂你》是影片中的插曲,歌曲情真意切,展现孩子对母爱之情的赞美和歌颂,耐人寻味。这歌唱的就是这位母亲

《懂你》

感恩父母

男生:落叶在空中盘旋,谱写一曲感人的乐章,男生齐:那是树叶对大地的感恩;

女生:白云在天上飘荡,绘画一幅动人的画面,女生齐:那是白云对蓝天的感恩;

男生:我们沐浴着父爱的阳光长大;

女生:我们滋润着母亲的真情成长;

合:今天,就让我们用自己的心声,感恩我们亲爱的父母;(出牌)

男生:是他们让我们体验了生命;

女生:是他们让我们茁壮地成长;

男生:父爱是天下最广阔、最博大、最真诚的爱;

女生:母爱是人间最圣洁、最崇高、最无私的爱;

男生:父爱是灿烂的阳光,炽热而光明。男生齐:他能消融冰川、净化心灵、蓬勃生机。他以博大的胸襟照耀世界、温暖人间。

女生:母爱是盎然的绿地,芳菲而宜人。女生齐:她使空气清新、百花吐艳、彩蝶飞舞。她以宽容的情怀哺育生命、滋润万物。

男生:父爱是一条长长的道路,宽阔而深远。男生齐:无论你走到哪里,他都伴你延伸、畅游。那悠悠的牵挂,那谆谆的叮咛,为你指点迷津,保你一路走好。

女生:母爱是一池明澈的山泉,洁净而碧澈。女生齐:无论你身在何方,她都陪你漂流、闯荡。那浓浓的思念,那丝丝的真情、让你魂牵梦绕,护你一生平安。

男生:父爱是一座高高的山。男生齐:无论你有多大困难,他总是依靠的屏障。那伟岸的身躯,能遮风挡雨,令你心安神怡。

女生:母爱是一泓深深的潭。女生齐:无论你有多少苦恼,她总是默默的倾听。

那宽广的胸襟,可容纳百川,让你幸福久远。

男生:父爱是永恒的,不管风雨如何肆虐,他总是完美无损、永不褪色;

女生:母爱是质朴的,不管冰霜怎样打磨,她总是心清如水、原汁原味;

男生:父爱是执著的,不管命运如何苦涩,他总是掏心吐哺、从不打折。

女生:母爱是坚强的,不管生活多么困苦,她总是默默承受、决不退缩。

男生:父爱像一轮永远不落的太阳,驱走我们世界的一切的黑暗和阴冷;

女生:母爱如一盏长久不灭的明灯,消融我们旅途中所有的坎坷和障碍;

男生:父爱崇高伟大,他刚中有柔。当你学习在深夜时,父爱是暖暖的热茶;当你离家远行时,父爱是无声的牵挂;

女生:母爱深明大义、她柔中有刚。当你啼哭于襁褓时,母爱是温馨的怀抱,当你呀呀学语时,母爱是耐心的教导;

齐:父母的爱是慷慨的,他们把爱洒给了春露,洒给了秋霜;留给了清晨,留给了黄昏;父母的爱没有陌路、地域、种族的界限,是体贴、慰藉、宽容、理解、

男生:父爱之恩,与江河同流,与日月同辉。

女生:母爱之情,能惊动天地,能感泣鬼神。

合:愿天下父母,别忘了留一份爱给自己。愿天下儿女,别忘了回报父母一缕浓浓的芳馨。让我们真诚地祝愿天下父母:健康快乐!

在我们成长的这十几年中,父母为我们所做的点点滴滴,无时无刻不在感动着我们,那么谁愿意与大家一起分享这份感动呢?

学生交流自己的感受

让我怎样感谢你?

让我怎样感谢你?当我走向你的时候,我原想收获一缕春风,你却给了我整个春天。让我怎样感谢你?当我走向你的时候,我原想捧起一簇浪花,你却给了我整个海洋。让我怎样感谢你?当我走向你的时候,我原想撷取一枚红叶,你却给了我整个枫林。让我怎样感谢你?当我走向你的时候, 我原想亲吻一朵雪花,你却给了我银色的世界!

2.感恩的故事交流

感恩不仅仅存于心中,更重在行动。比如,羔羊跪着吃奶,来感谢妈妈的哺乳知恩;乌鸦在妈妈飞不动的时候,出去觅食,回来后像小时候妈妈喂自己一样地去喂妈妈,来感谢妈妈的养育之恩。动物尚且如此,何况人呢,更是演绎了一个个感人至深的故事。

东汉时的黄香,是历史上公认的“孝亲”的典范。黄香小时候,家境困难,10岁失去母亲,父亲多病。闷热的夏天,他在睡前用扇子赶打蚊子,扇凉父亲睡觉的床和枕头,以便让父亲早一点入睡;寒冷的冬夜,他先钻进冰冷的被窝,用自己的身体暖热被窝后才让父亲睡下;冬天,他穿不起棉袄,为了不让父亲伤心,他从不叫冷,表现出欢呼雀跃的样子,努力在家中造成一种欢乐的气氛,好让父亲宽心,早日康复。

典型示范:感动中国的《捐肾之争》

2004年9月“中国新闻”报道“母亲患尿毒症,子女争相捐肾”的故事,我至今记忆犹新:山东省枣庄市的田世国是个律师,5年来一直在广州工作,难得有空回家。今年2月,田世国听弟弟说:母亲查出患尿毒症。田世国匆匆踏上北上的列车,回到了母亲的身边。尿毒症患者主要靠透析来维持生命,每次透析需要花费400元左右。田世国和弟弟妹妹拿出所有积蓄并借了一大笔钱,支援母亲做透析。田世国的母亲为了不拖累儿女,一度想放弃治疗。在得知母亲最好的治疗方式是移植一个健康的肾脏后,田世国与弟弟妹妹争为老母捐肾,田世国14岁的儿子也抢着给奶奶捐肾:“我是全家年纪最轻的,还是让奶奶用我的肾

篇三:父爱从未缺血双语美文

Every morning at approximately 8:48 a.m., I pass it—the brick building that I visited many times as a child and that once seemed so grand, now a miniature playhouse in my mind.

蓝天外语导读:每天早晨,大约8点48分的时候,我都会路过那栋砖砌的建筑。小时候,我曾经多次造访过那里。那时,这栋楼看起来是那么威严宏大,可如今它在我心里就像一个微型的玩具小屋。

My father used to live there, along with 549 other inmates1). When I’d visit, as I often did, we’d chat and laugh—through a glass wall, telephones in hand.

我父亲就曾住在那里,和其他549名囚犯生活在一起。我常常去探望他,每次去时,我们都有说有笑——只不过我和他之间隔着一堵玻璃墙,每人手里拿着电话。

For me, it was normal. It was all I knew. And I relished2) connecting with him. It was one of the most important relationships in my life, and still is today.

对我来说,这种交流方式很正常。因为我所知道的交流方式就是这样的。我喜欢这么和他聊天。那时候,和父亲的交流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情感寄托之一,直至今天也是如此。

Experts say the years before you turn 5 are the most important. I must be lucky then. The day he was arrested on drug-related charges, the day I smiled at the policeman in our home, the day that everything changed was six months before my sixth birthday.

专家说,每个人五岁之前的经历对其成长是最为重要的。要这么说的话,我肯定是幸运的。因为就在父亲因毒品案被捕的那一天、我冲着那个闯进我家的警察微笑的那一天、我的生活从此完全改变的那一天,我已经五岁半了。

Over the years, the weekly commutes to visit my father became rituals. Eventually, after several years, we were allowed real visits when he was moved to a lower-security facility—the kind of visits where you can hug and tickle, where a conversation’s connection doesn’t depend on the distorted and crackly voice coming through the telephone, where words can be freely exchanged without the clock ticking, reminding you that time is slipping, moving faster than it should, faster than you’d like.

那之后许多年,我每星期都会坐车去探望父亲,这已经成为一种习惯。终于,在几年后,父亲被转到一所防卫不那么严格的监狱,我们这才被允许“真正”地探望他:我们可以互相拥抱,互相胳肢;可以直接对话而不再依赖电话里那种有些失真又沙哑的声音;可以自由地交谈,没有时钟在一旁嘀嗒嘀嗒,提醒我们时间在一点点溜走,而且那时钟总是走得特别快,比你希望得快。

We’ve always shared a sense of understanding, my father and I. We can look at one another and know what the other is thinking. We get each other.

父亲和我之间一直有那么一种默契。我们看着对方,就知道彼此心里在想什么。我们心

有灵犀。

You’d think his absence would have prevented him from making rules, enforcing discipline and participating in the day-to-day of my childhood, but that wasn’t so. He wrote me every week, and I often go back and read what’s left of the folded, disintegrating letters. He’d tell me stories and I’d draw him fashion designs.

也许你会觉得,既然父亲没在家,他肯定没办法给我立规矩或是管教我,在我的童年生活里,他肯定也没办法天天陪着我,但实际情况却并非如此。他每个星期都会给我写信,那些留着的信现在已经折痕累累、支离破碎,但我还时常回过头去读一读。他会在信里给我讲故事,而我会给他画服装的图样。

1In person, we’d talk, not just speak. His life lessons, never cliché but always earnest, struck a chord with me and I soaked up3) every word. He told me that not having a father had been a detriment4) to his ego and that he’d overcompensated5) by feeling infallible6) well into his 30s. He spoke of the shame he’d caused his family and how there were times when he almost cracked, being isolated from his family, from love, from who he used to be.

见面的时候,我们会倾心交谈,而不仅仅是闲聊瞎扯。他会和我分享他的人生经验,句句真挚中肯,从不老生常谈,他说的每一个字都让我深感共鸣,我把这些话牢记心间。他告诉我,他从小没有父亲,这让他的自尊深受伤害,而三十多岁时,他又走到另一个极端,过于自信,觉得自己永远是正确的。他还谈到自己的所作所为让家人蒙受的耻辱,他说自己好几次都几近崩溃——因为远离家人,远离关爱,无法做回曾经的自己。

Other children looked forward to Saturdays, long stretches of time when their fathers would take them to swimming or hockey lessons, to the park for a walk or for an ice-cream cone. I could barely sleep with anticipation, getting up as early as 5 a.m. to hop in the car for the two-hour drive ahead.

别的孩子们都盼着过周六,期待在那长长的闲暇时间里,他们的父亲会带他们去学游泳或上曲棍球课,去公园里散步或买冰淇淋甜筒。而我每周五晚会因满心期待而难以入睡,周六早上我会五点起床,跳上汽车,然后坐两个小时的车去探望父亲。

The ice cream I was missing paled in comparison with the sweet joy of simply “being” with my dad. To have our chats, to share outdoor barbecues with my father and other families who would gather. Most children have school friends and neighbourhood friends. I had those too, but I also had my jail friends, the girls and boys with whom I would run around and play tag, not truly comprehending why these individuals probably understood me and my life far better than anyone else.

不过,只要能和父亲“待”在一起,我就感到甜蜜而快乐,相比之下,没吃上冰淇淋就显得微不足道了。我可以和父亲聊天,和父亲以及其他周末在这个地方相聚的家庭一起在户外烧烤。大多数孩子的朋友是的同学或是附近的邻居。我也有这样的朋友,但我还有一帮在监狱里结识的伙伴。这些伙伴中有男孩也有女孩,我们一起东奔西跑,一起玩捉人游戏,

那时我并没有真正理解,为什么这些孩子可能会比其他人更能理解我和我的生活。

My mother, who had long since7) separated from my father, would often ask me about my feelings, trying to uncover some inadequacy8) I felt, pressing for details and expressions that might make sense. How could I be okay?

很久以前,母亲就和父亲离婚了。她总是问我对父亲入狱这件事有什么感受,尽力寻找每一个可能有意义的细节和表情,试图证明我是感觉受伤害了的。她想不明白我怎么可能一点儿事儿都没有呢?

But how could I not? As a child, the word jail means nothing, and this proved itself when my stepmother broke the news to me a few months after my father’s arrest. She took me for an ice cream, and as we sat in her car in the parking lot, she explained why the police had been at our home, what it all meant, how my father would not be returning any time soon.

可我为什么就不能感觉良好呢?对于一个孩子来说,“监狱”这个词没有任何意义。这一点,从父亲被捕几个月后继母告诉我这个消息时我的反应上就能看出来。她带我去买了一个冰淇淋,然后,在停车场里,我们坐在她的车上时,她向我解释了警察为什么会来我家,这一切都意味着什么,以及父亲为何在短时间内不能回家了。

Yes, I cried, but only because I thought I was supposed to. I couldn’t comprehend the magnitude. I just did what all kids learn to do around this age, intuitively gauge what an adult wants from you and serve it up9), all the while holding one’s breath while waiting for approval.

没错,我哭了,但那只是因为我觉得我应该哭。我那时无法理解这件事情的严重性。我只是做了所有大概这个年龄的孩子都会做的事:凭直觉估计一下大人希望你怎么做,然后把它做出来,同时屏住呼吸,等着大人的认可。

I was 11 when my father finally came home. I learned all about responsibility when he signed me up for a part-time job serving ice cream at the beach. I acted excited, though like most 11-year-olds, all I wanted to do was park myself in front of the television all summer long. But I wanted to please him, wanted to earn those extra smiles, all the ones I’d missed.

我11岁那年,父亲终于刑满回家了。他给我报名,让我去应聘了一份在沙滩上卖冰淇淋的兼职工作,这份工作让我彻底了解了什么是责任。我当时假装很激动,但其实像大多数11岁的孩子一样,我只想整个夏天都坐在电视机前度过。但是我想让他高兴,想多看到他笑,想把我错过的那些笑容都补回来。

Years later, as I stare out the window while I pass that brick building on my daily commute to work, I often wonder if I lost something, if those special years that others had with their fathers, the ones I didn’t, harmed me in some way. Am I really that different? Do I have attachment issues?

多年以后,当我每天乘车上班途经那栋砖砌的建筑时,都会从车窗向外凝望,此时我经

常问自己,我是否错失过什么?在那特别的几年里,别的孩子可以和他们的父亲一起度过,但我却没有父亲陪伴,这是否对我造成了这样或那样的伤害呢?我真的那么与众不同吗?我在情感方面有没有什么问题?

I still live at home, but so does every other twentysomething I know. They still enjoy home-cooked meals, pristinely10) arranged households and all bills paid for by their parents.

我现在还和父母住在一起,但我认识的其他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也都和父母一起住。他们还是很喜欢吃家里做的饭菜,喜欢家里一切都收拾得整齐干净,更喜欢父母帮他们付清所有的账单。

When I think about moving out, I know it’s not time yet. It’s not the conveniences that come from living a life almost free of responsibility, although that’s a bonus.

我也考虑过搬出去住,但我知道还不是时候。不过,这并不是因为这种几乎不需要负任何责任的生活给我带来了很多便利,虽然这种便利是额外的奖励。

I’m not ready to give up the small inner burst of joy I get every morning when my dad pops his head into my bedroom and says, “Morning, Mini,” a nickname I’ve kept far too many years. I growl and tell him to “get out!” since it’s hours before I need to get up. But I can’t help smiling.

我不愿意搬出去住,是因为我还没有准备好放弃每天早上父亲突然探头到我的卧室,冲我喊“早安,米妮(一个我叫了好多年的小名)!”时,我心里迸发出来的那点小小的快乐。我会很生气地朝他大吼“出去!”,因为离我该起床的时间还有好几个小时呢。但每当此时,我都会忍不住地微笑起来。

本文来源:http://www.pindukj.com/jingdianjuzi/50470/